牛邦新闻网

    她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来源:http://www.nbhg.net.cn 发布时间:2018-11-01 点击数: 202

      父母为了让董竹君长大后能有出息,决定再苦也要供她上学。在她6岁时把她送进私塾小学,一年的学费两三块钱。

      她回忆道,刚刚进“长三堂子”,水牌上别的姑娘只有两三张局票,而她的水牌却写满了,并每天都在增加,一直加到五六十张。

      夏之时早年留学日本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武昌起义时,他在四川成都带兵一路打到重庆杀死镇守使,被选为四川省副都督。

      袁世凯窃夺革命果实后,革命党人两次讨袁失败,夏之时和他的同党逃离四川,潜入上海,借堂子为掩护。

      夏之时只得躲进虹口区的日本租界,一边做流亡日本的准备,一边派人去“清河坊”和老鸨谈判准备出资为董竹君赎身。

      哪知道当初董竹君仅是300大洋押进堂子,时隔一年心狠手辣的老鸨开出了天价非要3万大洋(约今360万)。

      董竹君信以为真,坐上轿子就走,哪想到老鸨将她送到西藏路一条深不见底弄堂内的二楼,将她关了起来叫看守严加看管。

      正和朋友准备行李上船去日本的夏之时,看到心上人从天而降,真是喜出望外,他抱起董竹君兴奋的说:“你真的逃出来了,真的……”

      1915年12月,袁世凯不顾天下人反对披上了花80万大洋制成的黄袍,又一次激起了全国军民的声讨。

      但他竟然不放心已做了母亲的董竹君,他将一把交给她,并说:“你把放在枕边,假如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就用它解决自己。”

      一开始,人们都认为董竹君配不上夏之时。那些清高男女个个斜眼看她,“一介青楼女子能念得好书?不过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

      夏之时母亲对儿子放话:“一个卖唱的只配当姨太太罢了,况且嫁给我们这种大户算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娶个正房回来!”

      先是带一大批从海外带回来的礼物分给家里的大大小小,上至老人下至小孩,甚至还有家里的伙计丫头。

      她不喜欢当时官太太的应酬,实在推托不开,一般也只是算准了时间去,到了就吃,吃了就走,所以太太们替她取了一个绰号——“夏心慌”。

      一次夏之时高烧在床,董竹君为他端尿送饭,中间出去屋外透气,跟他的士兵说了几句话,夏之时竟然破口大骂,说她不守妇道。

      有一次,夏之时拦截了女儿夏国琼的钢琴老师写给董竹君的信,一看是男老师,他恼羞成怒,骂她不守妇道。

      在夏之时越来越颓废的时候,董竹君越来越开明独立,她认为,妇女要想得到真正解放,一定要先取得经济上的独立。

      1926年正月,当董竹君和夏之时唯一的儿子降生后,董竹君又从上海叫来父母亲开办了“飞鹰黄包车公司”。

      但夏之时却歧视董竹君的父母,董母遗失了一支心爱的金簪子,心疼地哭了起来,心情烦躁的夏之时厉声呵斥:“又没死人,哭什么?来人,把她绑起来!”

      夏之时认为女孩子是泼出去的水,用不着在她们身上花太多钱,十七八岁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就对得起她们了。

      可夏之时报以嘲笑,“我们来个君子协定。暂不离婚,分居五年。在这五年里,你要是带着女儿没在上海饿死,我就把手掌里的肉给你煎鱼吃。”

      在五年的时间里,夏之时多次给董竹君写信:“你若是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如果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是可以改的。”

      厂子开办过程中,董竹君备尝艰辛,她把孩子们全部送到寄宿制学校,一个人撑起所有重担,步履维艰,厂子大小事务都亲自掌管。

      “现实生活和处境就如一把把尖刀,一条条皮带,整天整夜、每时每刻,都向我的心肺、皮肉、神经钻刻着、抽打着,一家老老少少都张着口等着吃饭、穿衣、上学,现实逼得我走投无路,重重的生活压力使我喘不过气来。”

      为拓展企业,在银行不愿贷款的情况下,董竹君远赴马来西亚向华侨吸纳资金,群益纱管厂这才在上海滩站稳了脚跟。

      1932年1月28日,日军进攻上海,发生了著名的“淞沪战役”,群益纱管厂遭到了日军轰炸,化为灰烬。

      年迈的父母不久死于忧惧之中,母亲死前想吃香瓜都没钱买,父亲死后无钱下葬,灵柩寄放在苏州会馆。

      万般无奈下,还是同狱难友借给她100元汇票,贿赂了律师,关了四个多月的董竹君才“取保释放”出狱。

      她在四川生活多年,深知川菜极有特色,各种小吃也丰富多采;她学过烹调,又在夏家练就一手制作川菜的高超技艺。

      口口相传,天天顾客盈门,楼上楼下人满为患,临时添加了不少座位,连过道都不通了,只得从客人头上传菜。

      在菲期间,董竹君历经磨难,死里逃生,差点被驱逐出境,加入菲律宾逃难大军,躲藏在偏僻的竹林中。

      1951年,董竹君思量后,将自己经营16年、价值黄金3000两的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室捐献给国家。

      晚年的董竹君,一切都看得很淡,出狱后,她以80多岁的高龄,强忍病痛的折磨,历经8年,完成回忆录《我的一个世纪》。

      她一生无数曲折,从妓院到都督夫人,又和都督丈夫离婚,抛弃荣华,单枪匹马带着四个女儿到上海打拼。

      锟斤拷椋?微锟脚癸拷锟斤拷平台锟斤拷录锟斤拷微锟脚癸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锟斤拷女锟斤拷,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绞猴拷,微锟脚革拷笑锟脚等革拷锟斤拷锟斤拷锟酵碉拷微锟脚癸拷锟节猴拷锟皆硷拷微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锟斤拷页锟斤拷锟斤拷使锟矫凤拷锟斤拷锟斤拷

      锟斤拷站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站锟斤拷锟斤拷讯微锟脚★拷微锟脚癸拷锟斤拷平台锟斤拷锟轿何癸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讯微锟脚官凤拷锟斤拷站锟斤拷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